私人侦探公告

广西桂林达辉侦探社--桂林调查公司_广西外遇小三取证_广西桂林婚姻调查

达辉侦探社

私家侦探调查公司_外遇小三取证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外情到底有没有真情呢?我觉得,绝大多数都是

文章出处:未知 浏览次数:发表时间:2019-06-06

外情到底有没有真情呢?我觉得,绝大多数都是肉欲,有真情真的是太小的概率了。大家可以看看这个案例,看看有什么体会。反正我觉得,女性动真情的可能性还大一些,男性则几乎不大可能动真情。

她在公安局长和派出所长的两支枪之间,追求“爱情” | 广西私家侦探说奇案系列066

1


2004年4月20日,呼和浩特市玉泉区西菜园乡派出所来了一名男子,称自己的妻子李秀清失踪6天,妻子刚买了1个月、价值18万元的一辆宝来轿车也不见了。


警方详细了解后得知,这名男子还是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的一名警察,妻子李秀清无职业,夫妻俩原在和林格尔县城关镇居住。前些年,两口子在呼市玉泉区西菜园乡的南苑小区购买了一套住房,由李秀清长年居住,而丈夫由于工作关系,经常不回家。家中一儿一女分别寄养在和林格尔县的爷爷和姥姥家。


李秀清的丈夫说:“4月14日16时,我曾回家一次,呆了两个小时,我爱人情绪很正常。大约18时,我离家返回单位。4月16日,岳母给我打电话说,连续两天往我家里打电话都没人接,李秀清的手机也关着。我又给李秀清的几个朋友和同学打电话,他们都不知道她的下落。”


据李秀清的丈夫介绍,李秀清有一位“密友”叫梁冠中,是呼和浩特市南地公安分局局长。发现李秀清失踪,他立即给梁冠中打电话询问李秀清的下落。梁冠中说没见着,并与他及其岳母一起来到李秀清的住宅。3个人进入房间后,室内整洁有序,没有任何异常。4月20日,李秀清仍然不见踪影,手机也关机,家里人觉得不对劲,于是催促李秀清的丈夫向派出所报案。


警方接到报案后,发出了寻人和寻车的启事。同时,派出所的干警们也开始从李秀清的亲朋好友处了解情况,并对李秀清的购车过程及资金来源进行查寻。呼市公安局玉泉分局副局长陈青华说:“经过近十天的走访,干警们汇总上来的情况,有几个十分明显的疑点:一是李秀清无职业,丈夫也是一般工薪族,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购买宝来轿车;二是李秀清的手机平时从不关机,现在却一直不开机,情况很不正常;三是梁冠中与李秀清关系暖昧,保持了数年之久,李秀清的熟人和家人都知道;四是从汽车销售公司了解到,李的宝来轿车是以某集团‘大客户’的名义买的,而且购车人梁冠中和李秀清用的是‘夫妻’名义;五是梁、李二人在2003年12月,从呼市赛罕区侨华世纪村购买了1套120平方米的住宅,而李的丈夫并不知情。”


警方根据这些情况分析,李秀清失踪的可能性极小,遭绑架和被害的可能性极大。陈青华说:“我们认为案件的性质应该转变,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失踪案,而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玉泉公安分局立即组织刑侦人员对李秀清的住宅进行现场勘查,从卫生间的地面上、门上,客厅过道的墙上、卧室的床单上采到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和精斑。呼市公安局玉泉分局局长宋小青说:“这更加证明我们的推断是正确的。”2004年5月9日,呼市公安机关“4・14”专案组成立,陈青华任组长。


2


警方的进一步勘查有了进一步收获:技术人员在屋内的茶几下层玻璃板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一张纸条,从语气上看是李秀清写给女儿的。大致意思是说,妈妈不是个好妈妈,妈妈对不住你,妈妈要走了。

 


李秀清


警方又对侨华世纪村李秀清的新房进行现场勘验,提取到一封一年前梁冠中写给李秀清的保证书,上面写着“我于2004年年底娶李秀清为妻,否则甘愿受任何处罚。”警方还发现,李秀清的新房装修考究,屋内的家具一应俱全,相当豪华。


警方把梁、李的纸条送到自治区公安厅进行痕迹鉴定,结论是确系两人的亲笔。陈青华说:“基于梁冠中和李秀清的暖昧关系,再通过对李秀清买房、以夫妻名义买车和两张纸质证据一串连,我们认为李秀清可能向梁冠中逼婚,而梁冠中不断在物质上满足李秀清的欲望。”然而,当警方向梁冠中核实情况时,梁冠中只承认与李是朋友关系,买车、买房都是以朋友的身份资助李秀清,其他情况都矢口否认。


为了拿到铁证,呼市公安局将案件汇报到了上级部门。6月30日,痕迹、法医方面的4位专家再次前往李秀清的住宅进行取证。专家对李家进行了更为仔细的搜寻,从李秀清住宅的抽水马桶杆上、拖布把等处又提取了一些血迹及其他物证。专家认定,李秀清被害的可能性极大,而李秀清家就是杀人的第一现场。


很快,血迹鉴定结论出来了:DNA检验证明李家的血迹是李秀清的,床单上的精斑是梁冠中的,另外还有一个未知名男子的血迹。警方因此断定:梁冠中知道李秀清失踪的全过程,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与此同时,另一组侦查员也发现了一个线索,梁冠中的妻子有一个名叫魏进的表弟,曾在南地(河西公司所在地)开小吃部,平时与梁冠中关系密切,4月20日以后突然离开呼市,回了老家重庆市合川县。


至此,案情有了基本脉络,警方决定迅速采取行动抓捕疑犯。7月2日,玉泉公安分局派一个小组前往重庆市合川县查找魏进。7月5日23时30分,抓捕梁冠中的行动开始。


南地属内蒙古河西公司驻地,离市区约三十公里。由于专案组连日的调查,梁冠中被弄得心惊肉跳。7月5日当晚,他在自家住宅楼附近的小饭店里,约了几个朋友喝酒,夜间12时了还不想回家。警方抓捕小组的车刚到,梁冠中就发现了,并迅速逃离南地。然而,警方通过侦查很快锁定了梁冠中的位置――呼和浩特市火车站。警方迅速调集人马,包围封锁了呼和浩特火车站周边的公共娱乐场所。


7月6日凌晨5时,经过大半夜的清查,玉泉分局局长宋小青带领的一路抓捕人员来到了位于车站东街的“上海滩洗浴城”。这时,狡猾的梁冠中混在洗浴城过夜的人群中,正焦虑地等待家人给他送钱准备外逃。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年轻的女局长一眼就认出了他,将其就地擒获。


警方连夜成立审讯组对梁冠中审讯。开始,梁冠中百般抵赖,说自己有阳痿病,并有医院开具的证明,不承认和李秀清有暧昧关系。他认定警方还没拿到铁证,态度十分嚣张。


7月9日凌晨3时,经过3天3夜的较量,梁冠中的心理防线有所松动。玉泉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侦查员张顺根说:“他供述了一份避重就轻、精心编造的谎言。”张顺根是一位有着32年刑侦经验的老刑警,梁冠中的谎言很快就被这位老侦查员戳穿。7月9日上午,梁冠中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如实交代了伙同魏进杀害李秀清并分尸的全部过程。此时,魏进也在重庆警方的配合下被抓获,在当地的突击审讯中,魏进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按照梁冠中、魏进的指认,警方找到了李秀清的尸体及梁魏作案的工具、李秀清的宝来轿车。至此,发生在呼和浩特市的“4・14”特大杀人碎尸案圆满告破。


3


那么,李秀清为何成为局长情人的刀下之鬼呢?这要从2000年两人的一次邂逅说起。


2000年1月29日,李秀清一不小心遭遇“桃花运”。这天,29岁的李秀清陪着丈夫汪寿如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拜访老同学。酒足饭饱后搓 麻将,一位中年男子在前呼后拥下走进门,人们立即起身行礼打招呼。经介绍,李秀清得知此人竟是响当当的中央直属企业——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企业公安局(即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分局)局长梁冠中。在李秀清的印象中,公检法机关的头头脑脑们要么古板着脸非常严肃,要么斯斯文文很有风度,而眼前的这个公安局长不仅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没有一点逻辑性,而且言语粗俗,痞气十足,一下子给李秀清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秀清发现,梁冠中在麻将桌上心不在焉,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在她胸脯扫来瞟去,李秀清的双颊飞起红晕。临别时,梁冠中悄悄向李秀清索要了手机号码。


从此,李秀清经常接到梁局长的电话问候和热辣辣的手机短信邀请。于是,她借看望老公的同学名义,不时光顾南地分局,每次受到梁冠中用公款热情接待。不仅如此,在麻将桌上,“麻技”一般的李秀清屡战屡“胡”,大把的赌资流进了她的荷包。李秀清心里明白,这是梁局长为讨她开心有意输牌,其他麻友都很识趣,众星捧月般暗中帮她“点炮”。李秀清的虚荣心获得极大的满足。

随着交往的频繁,李秀清却还是若即若离,更加吊起了梁冠中的胃口。

李秀清的妹妹买了一辆客车跑运输,需要办理上牌照和营运手续。梁冠中知道后主动帮忙,仅一天时间就办理完一切手续,并亲自驱车将证件送到李秀清手上。李秀清第一次领略了权力的魔力,她对这个粗俗甚至野蛮的男人如何登上权力宝座非常好奇。梁冠中听了哈哈大笑:“咱没啥学问,但咱会搞关系!”没想到,梁冠中快人快语,毫不保留地讲述了自己的发迹史:1959年出生的梁冠中,18岁参加工作,原是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的一个电焊工,因为善于迎合领导,1980年转为企业公安干警。此后,他的仕途一帆风顺,从公安局调到公司纪检委任办公室主任,不久升职为公司机关纪检委书记。1996年,38岁的梁冠中登上了权力顶峰,坐上了这家中央直属企业公安局局长交椅,级别享受副厅级待遇……


“梁哥,你真是神了!”李秀清听得眼睛发亮,对眼前这位高中没毕业、对法律一窍不通的粗俗男人,竟能从电焊工青云直上爬上了公安局局长的宝座而惊叹不已!


美女的崇拜如同春药般壮起色胆,梁冠中热血沸腾,猛然一把将李秀清搂进怀里,喘着粗气说:“小李子,我老梁没什么文化,不会讲酸溜溜的情话,但我要对你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好看的女人,真的好喜欢你!”李秀清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浑身酥软闭上了双眼……


在激情澎湃中,李秀清娇嗔地戳了一下梁冠中的鼻子:“你虽然贵为局长,但也未免太色胆包天啦。你别忘了,我老公也是一个警察,腰里也别着家伙,你可要当心吃枪子啊!”李秀清在献身后讲述了自己的情史——


李秀清1971年出生于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就是一个美人坯子。1988年,李秀清结识了刚刚从内蒙古警察学校毕业的汪寿如,几个月的热恋后,年仅17岁的李秀清退学嫁给了这位警官帅哥,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呱呱坠地。


婚后的李秀清极力扮演贤妻良母,小家庭过得温馨而幸福。汪寿如不到30岁便当上了和林格尔县某镇派出所所长,并在呼和浩特市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将家从县城搬到了大城市。


梁冠中没想到,自己猎艳到的这位美女不仅是一个11岁孩子的母亲,而且还是一位年轻警官的太太。李秀清说:“一夜情点到为止吧,玩真格太危险了!”没想到,粗俗的局长这次来了一段文雅的动情表白:“抱得美人归,做鬼也风流。我老梁敢做敢当,天不怕地不怕!”


4

与“粗野局长”上床后,李秀清也曾有过对丈夫的深深愧疚,她嘴上说“点到为止”,但梁冠中的一个电话,又让她魂不守舍。此后,高级宾馆的客房成了他俩流动的“家”。


昂贵的名牌服装、价值数千元的高档化妆品,更令李秀清高兴的是,“粗野局长”不像其他好色官员那样胆小如鼠,做贼似地搞“地下情”。梁冠中敢于带着李秀清在公安局出双入对,毫不遮人耳目,这种“男人本色”加深了她对梁冠中的爱意。


就在梁冠中春风得意时,有人捅了他漏子:写信揭发“粗野局长”将情妇带到公安局“太不像话了”!公司纪委派员调查后找梁冠中发表戒勉谈话,梁冠中有点紧张,表示立即与警官太太一刀两断。


然而,梁冠中事后并没有抽身隐退,只是由公开化转为“地下情”。为了与年轻11岁的小情人长相厮守,梁冠中出资16万元购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 豪宅赠予李秀清,并添置了全套家俱。


“粗野局长”在奸情暴露后受到上级追查时对自己仍不弃不离,李秀清非常感动。而梁冠中也再次追加感情投资,以夫妻名义购买了一台“宝来”轿车赠送李秀清使用。为了凸现小情人的身份地位,他还利用职权给“宝来”安装了公安牌照。李秀清驾驶着“宝来”风风光光地到处兜风,“宝来”经过公路收费站时畅通无阻,进入住宅小区大门时保安敬礼迎送。“特权爱情”让李秀清幸福得头晕目眩。


就在李秀清驾驶“宝来”飘飘然时,她的后院起火了!


娇妻红杏出墙难逃警官丈夫的眼睛,汪寿如严厉警告妻子:“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容忍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耻辱,希望你好自为之!”老公简单的两句话,让李秀清不寒而栗。


李秀清从内心里非常感谢丈夫不仅给自己留了一条“回家”的路,而且给了她一段返程的过渡期,并没有立即摊牌。于是,李秀清开始有意识地给自己的婚外激情降温,减少约会的次数,深居简出。这样熬过了一个月,李秀清呆在家里觉得浑身像有许多蚂蚁在爬一般难受。她毅然决定留给老公“分手信”,抛夫别女。


李秀清作出这一决定的另一心理原因是,她觉得在两支枪口之下玩婚外情游戏实在太危险了。老公和情夫都是警察,弄不好双方擦枪走火,后果不堪设想。


2003年末,李秀清将14岁的女儿转到一所寄宿学校,然后了无牵挂地直奔“新家”。  


5


“你太草率了,简直是胡闹!”


李秀清以为,自己与老公摊牌一定会让情夫高兴得跳起来。不料,当她兴冲冲地将好消息报告给“粗野局长”后,梁冠中闻之色变,责怪她“疯了”!李秀清第一次见到他对自己发脾气,怔怔地站在那儿,满脸惊诧与困惑。


进入新家第二天,李秀清便迫不及待地催梁冠中离婚。面对小情人明确提出“转正”,梁冠中感到麻烦大了。他委婉地拒绝了情人要求,理由是他找不到离婚的理由,并第一次对情人谈了他的家庭情况:梁冠中的妻子刘丽娟是一个比较有修养的女人,她对局长老公在外面泡妞的事早有耳闻,但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兴师动众找“二奶”算帐。刘丽娟对丈夫好言相劝,见其色迷心窍难醒悟,主动提出协议离婚。后来亲友纷纷出面相劝,刘丽娟念及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才没有对簿公堂。梁冠中对妻子如此通情达理而心存感激。更令梁冠中割舍不下的是女儿。梁冠中的女儿此时正就读于名牌大学,她曾给父亲写信:“爸爸,我作为晚辈无权干涉和评价父母的私生活,但我希望你们都珍惜这个家庭。”除了这两个牵绊的因素外,梁冠中还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他不想因离婚问题而遭别人笑话。


“够了!”还没等梁冠中“诉苦”完,李秀清打断了他的话:“你既然如此看重自己的婚姻家庭,当初为什么要狂追我?我已经深深地陷进去了,你叫我怎么办?”一对亲昵情人第一次发生争吵,不欢而散。从此,梁冠中开始躲避和冷淡小情人,决定激流勇退。

李秀清见情人想溜,为了督促情人早做决断,李秀清拿出了少女时代撒娇的看家本领,通过面谈、电话、短信和床上戏等各种形式,嗲声嗲气地瓦解梁冠中固守围城的斗志。见效果不大,她又哭又闹,耍小姐脾气逼其就范。梁冠中左哄右逗,但就是不肯松口。李秀清急中生智,来了一招独特的“遗书撒娇”,一下子将梁冠中给唬住了。


2004年1月1日,李秀清早早准备了一桌子美味佳肴,还买了蜡烛和葡萄酒,准备与梁冠中共度浪漫的元旦之夜。但梁冠中迟迟不回“家”,发短信没回音,打电话手机关机。李秀清找人转告梁冠中:“如果两小时内你不回家,就永远见不到我了,我已写好了遗书,立即结束自己的生命。”


事态紧急,梁冠中立即赶过去,果然见小情人打开煤气罐自杀,茶几上放着一封遗书。梁冠中关掉煤气罐,撕毁遗书,对李秀清说:“你怎么这么傻呀,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的?”这一夜,梁冠中温身酥语一直陪到天亮。


一个月后,李秀清见情人再次远离自己,又写下一封遗书,手持水果刀对准自己的胸口要自杀,被梁冠中制止。他再次撕毁遗书,并口头承诺离婚。李秀清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然而,梁冠中光说不练,玩起拖延战术。李秀清打电话到局长家里骚扰,跑到公安局办公室催逼,甚至大吵大闹,搞得“粗野局长”焦头烂额。作为堂堂公安局长,梁冠中岂能容忍他人“敲诈”到自己头上!梁冠中的生硬态度引发了第三次殉情自杀事件。


2004年3月16日,李秀清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后,伏案又写了一封遗书:“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妈妈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一次,梁冠中被逼得无奈,只好白纸黑字写了一份《保证书》:“我保证2005年离婚和李秀清结婚,否则甘愿受任何处罚。”李秀清拿到《保证书》,像领到走向红地毯《通行证》一般开心,破涕为笑。在颠鸾倒凤后,李秀清依偎在情人怀里,说:“其实,前几次我自杀、写遗书,只是对你撒娇嘛,我怎么舍得丢下你而去呢?”


但这一次,梁冠中没有再撕毁撒娇《遗书》,而是悄悄把它装进公文包里。


第二天,梁冠中找到妻子的表弟魏进,说:“有个女人天天逼着我和你表姐离婚,简直是个妖怪,烦死人了。我想让你帮我把她给做了。”魏进大惊失色:“你和她断绝关系不就可以啦,干吗非要杀人呢?”梁冠中二话没说便走了。


梁冠中虽然走了,但魏进知道,这事没这么容易了结。当年37岁的魏进原是重庆合川市石滩乡一个农民,在梁冠中的关照下,魏进来到呼和浩特市开了一家餐馆,生意红红火火,还买了房子,将妻儿老小都接来团聚,他因此对局长姐夫感恩戴德,但叫他提着脑袋去杀人,魏进吓得双腿发抖。


2004年4月14日,梁冠中再次将魏进叫去商量“除妖”之事,魏进知道躲不掉了。于是,两人当晚驾车直奔李秀清的住处,途中购买了作案工具。晚上8时许,梁冠中先进入李秀清房屋,一把将她的手机夺过去,将通话信息全部删除,随后电话通知魏进进入房间,将李秀清残忍杀害,把尸体搬到李秀清的“宝来”轿车尾厢里开走。当晚,魏进受梁冠中指使返回李秀清房间清理现场,并将李秀清的“撒娇情书”摆放在梳妆台上,造成李秀清寻短见的假象。次日,二人将尸体分解后,分别埋于呼凉公路30.17公里和40.5公里处。之后,梁冠中又指使魏进将作案工具“宝来”轿车开到山西大同市丢弃。


6


当年48岁的梁冠中,原先是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的一名电焊工,因为善于迎合领导,1980年转成了企业公安干警。此后,他的仕途一路春风,从公安局调到公司纪检委任办公室主任,从公司纪检委办公室主任转任公司机关纪检委书记,又从机关纪检委书记转回公安局任局长,可谓仕途顺达。


然而,尽管梁冠中的职务步步升迁,但政治思想素质却没有随着职务的升迁而得到升华。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干警这样评价梁冠中:“梁冠中,讲话粗俗,对上溜须,对下欺凌,不懂法律,崇拜权力。”据这位负责公司保密工作的干警讲,有一次公安分局政委安排他到北京送一个保密材料,因为没和分局局长梁冠中打招呼,梁硬是把他的公出算做旷工。梁认为政委侵犯了自己的局长权力。


南地公安分局政委王佳文说:“服从分配、技术过硬,就能做一名好的电焊工,但一个公安局长必须具备健全的法律常识和较高的政治素质。”梁冠中自从脱离电焊工岗位踏入仕途,只对“人际关系”感兴趣,对党纪、法律、刑侦专业知识从不问津。王佳文说:“老梁不喜欢学习,分局安排的中心组政治学习,他一般情况下是不参加的。


这个问题,分局领导在党内民主生活会上也提过,“他虽然表面接受了,但行动上依然我行我素。”


不喜欢政治学习,但爱好酒色。分局干警们反映,梁冠中喜欢吃喝玩乐,逢请必到,从不拒绝。他喜欢打麻将,得有人陪着;他喜欢到歌厅,得有人请客买单……。“梁自从当了局长,变得让人不认识了。”一位干警说:“官场上流行的一些不良习气,他身上都沾有。”


据了解,长期与梁冠中姘居的有夫之妇李秀清,本来是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公安局一位干警的妻子。这位年轻干警毕业于内蒙古警察学校,其同班同学在梁冠中手下任职。这位干警有时带着妻子李秀清到南地公安局会同学,一来二去梁与李也混了个脸儿熟。梁见李年轻漂亮,便打上了李的主意,很快用金钱将李俘获,并且打得火热,旁若无人地在公安局出双入对。


  为了获得小自己十几岁的“小姘”的欢心,梁冠中不仅出资5万元资助李秀清买了一辆宝来轿车,还违反公安纪律把李秀清的车子办成执行警务的公安牌照…… 梁冠中的种种劣迹,引起了公安分局广大干警的强烈不满。2001年,分局干警向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纪检委写信,举报梁冠中的种种劣行。


接到公安干警们的举报后,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纪检委组成调查组,深入到南地公安分局,对梁冠中的作风问题进行了调查,并对梁进行了诫勉谈话。面对党组织的挽救,梁冠中并未从错误中惊醒,而是阳奉阴违地应付。


“河西公司纪检委的调查谈话,仅仅使梁冠中与李秀清的关系由‘地上’转入了‘地下’。”一位干警嘲弄说。


为了掩人耳目,与李秀清达到长期姘居的目的,梁冠中在2003年又出资、又担保,帮助李秀清以按揭贷款购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与李在新房里夜夜寻欢,日日作乐。


结果,李秀清在感情的泥淖中愈陷愈深,她不满足于长期当“二奶”了,想登堂入室完全占有梁冠中。李秀清在向丈夫提出离婚之后,又不断地向梁冠中施压逼他离婚。李秀清抓住梁冠中害怕党组织给予纪律处分,害怕丢掉乌纱帽的心理,以“如不答应,就去你单位闹、搬到你家中住”相威胁,对梁逼婚日盛。

  本来只想玩感情游戏的梁冠中,这时才意识到包“二奶”包出了天大的麻烦。梁冠中交代:“我从一个电焊工奋斗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不能为了一个女人丢掉职务。”

  权力与美女相比,梁冠中更爱“权力”。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梁先采用缓兵之计,给李写下结婚保证书,承诺2005年一定娶李为妻。之后,便开始筹划除掉李。

 


杀人凶手梁冠中


GA局长杀人犯罪凸显我国GB选拔制度的缺陷前不久,记者在呼市公安局看守所见到了梁冠中。他戴着脚镣手铐,完全失去了昔日的风光。梁的身高约1.70米左右,衣衫不整、脸色苍白、鼻梁歪斜、目光游移,怎么看,你也很难想像他曾经是一位公安局长。


梁冠中不善于言谈,谈话缺乏逻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应了分局干警们描述的“梁冠中讲话尽是罗圈儿话。”


总的印象是梁冠中读书不多,语言贫乏,与记者平日接触的那些精明强干的公安局长形象相差甚远。当记者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时,梁冠中说:“我从农村插队到工厂,从电焊工一步步地干到公安局长,不容易。我本想和她分手,她不干还不断地闹。我怕因此丢官……就走了极端,结果毁了3个家庭。”

 

梁冠中的犯罪,也说明我国干部选拔机制有缺陷。一个电焊工,一个没有受过系统教育,而法制观念又十分淡漠的人,居然能被选拔为公安局长,这是我国GB选拔制度的悲剧。正像梁冠中说的:我与李秀清的暧昧关系,GA分局内部与李秀清的亲属、朋友全知道,但河西公司LD并不清楚。

回顶部